Get Adobe Flash player

科研交流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交流 > 科研成果 > 正文

作为长期预防的短期治疗:早期干预的疗效能持续吗?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6/10/26 来源:本站 浏览:次 字号:

作者:John R. Weisz, Ph.D.  翻译:王令/聂兵

 

20世纪,研究引起了(人们)对预防和治疗反社会行为的怀疑,但基于家庭的研究提示构建父母育儿技能的行为干预可能减少儿童的品行问题,且研发了多种父母的训练项目均显示有效,随后有证据显示即使有严重品行总是的青少年也能通过强化的多系统干预得以矫正,尽管这些干预的高成本而使其应用受限,但这些干预方法在青少年被拘留,以及对青少年、家庭和社会造成相当大伤害后常被推荐使用。如果早期且低成本地干预能预防以后发展为严重问题,那么这的确是个好消息。

本期杂志中,Scott、Briskman和O‘Connor调查了儿童的低成本治疗的实际益处是否能在以后数年里持续存在,从而具有长期预防反社会行为和特质的效果。他们列出了2项研究小组早期研究的随访数据:在2项研究中幼儿(一项研究为3-7岁,另一项研究为4-6岁)的父母被随机分配到父母的行为训练项目组或对照组。然后在10-17岁时评估一项研究的最初样本(严重反社会和推荐治疗),在9-13岁时评估第二项研究的最初样本(不严重但“高危”)。

两个早期干预样本在随访时的结果完全不同。对于问题更严重且推荐临床治疗的样本,在长期随访时根据表达的情绪评估、父母报告的儿童监测/监管和阅读技能的对立违抗行为、反社会特质和父母的关怀评估,治疗组和对照组之间具有显著差异。这些结果提示,针对父母育儿技能的早期干预具有充分延展到青少年期的效果。与此相反,第二个研究样本(高危但示进行临床治疗)的随访分析显示无任何性质的长期效果。这两组结果的对比,以及作者所提供的丰富数据提出了引人入胜的问题。

1.长期疗效可靠吗?在进行了临床治疗的样本中其阅读能力的长期疗效是根据一种具有最少主观因素的标准化能力评估所得出,但反社会行为和特质的所有阳性结果均是根据青少年和参加了早期试验、知道其所接受的干预和可能知道这是由同一调查小组进行的随访试验的父母的报告所得出。与此相比,涉及育儿的直接观察和由未经治疗的被调查者(即当前的教师)评价的评估显示则无长期疗效。因此,我们应当将这些结果视为早期干预能对反社会行为和特质产生长期疗效吗?或我们应当将这些结果视为由上述研究参加者可能出于报告良好消息的动机而作出的主观报告吗?该问题根据目前可用的证据尚不能作出明确回答,但其提示需要进一步确认。

2.早期干预能影响社会最关注的客观结局吗?Scott及其同事下一步可能有价值的工作是追踪研究参加者数年直到成年期能评估极高危结局时,即相当客观地在人际关系、浪漫性和父母养育的作用方面评估诸如犯罪行为减少、就业和成就这些结局,类似于这些结局的长期利益可能直接阐明关于这些研究结果是否做优于主观报告,从而使早期干预的社会利益众所周知。

3.由什么确定早期干预是否有长期疗效? 如果我们现在假定有长期疗效的正确性,那么接下来合乎逻辑的问题是这种现象是什么引起的。在高危研究样本中缺乏长期疗效与在接受临床治疗的样本中所发现的多种长期疗效并存的现象提示了几种假设,均需进一步的研究来证实。初略上看,造成两种样本结果不同可能似乎提示,早期干预在具有严重反社会特质的儿童中比在具有轻度反社会特质的儿童中更可能产生长期疗效,这至少与既往某些研究结果一致。但是,Scott等人的补充分析提示最初的严重度并不能解释其结果,也不能在种族、母亲的教育和住房类型(公寓或其他)方面解释两项研究间的差异。可能难以区别导致差异的因素,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这两项研究在随访的许多方面不一样,如严重且接受治疗的样本的随访期被延伸至17岁,这可能获得比高危样本随访期(最多随访至13岁)更多青少年结局的变化(且因此比较治疗组和对照组差异的机会更多)。这两项研究的作者们认为这两项研究长期结果的差异可能反映了:1)临床治疗样本的最初干预疗效较好,以致其疗效随时间推移而持续存在;2)接受治疗儿童的父母求治的积极性更高;3)高危社区对照组的反社会行为的均数回归趋势。这三个差异常见于治疗与预防的比较研究,且符合使用接受治疗儿童的治疗试验比使用未接受临床治疗的高危儿童的预防试验更可能产生持续疗效的假设。开展进一步的研究来验证该假设和其他假设可能有助于政策制订者确定也许最可能干预获得最大社会利益的早期干预治疗投入。

4. 如果无长期疗效会如何? Scott等适当地专注于长期获益的问题,且这种获益可能彻底证明完全存在。但我们不应忽略仅有的短期疗效对家庭和社会可能意味着许多东西。当父母学会花时间在其孩子身上,以明确易懂的方式指导孩子,并给予孩子良好行为给予表扬和奖励时,父母及其孩子均获益。当孩子学会与父母沟通,听从成年的指导,遵规守纪,与兄弟姐妹和同龄人亲近时,孩子及其父母均获益。这种父母和儿童的行为形成和发扬越多,涉及父母和儿童的社会系统获益越多。这些效果可能均是如同Scott等所使用的那些有效的父母育儿干预的“短期获益”,但这些获益对社会可能实在而显著,即使这些获益未能持续若干年。如果这种效果还能持续至青春期甚至更久,那将锦上添花。

Scott等在其生动丰富的文章中提出了关于高品质的干预治疗幼儿的父母其疗效可能持续的问题,其研究结果部分地回答了这些问题,并强调了将来的其他问题。Scott等在这两方面做出了具有价值的贡献。

 


联系我们版权申明中心党建办公OA专家答疑人才招聘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 版权所有 渝ICP备案09009012号 技术支持:讯迈科技
本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未经授权请勿复制及转载

中心官方微信二维码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金紫山院区 Email:cqjwzx@sina.com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紫山102号 邮编:401147
电话:67511695 传真:67501605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歌乐山院区
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歌乐山矿山坡51号 邮编:400036
电话:65504118 传真:65506900
重庆市医学心理咨询中心 Email:jwzxf2008@sina.com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龙溪镇花卉西四路25号 邮编:401147
电话:6707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