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科研交流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交流 > 科研专题 > 正文

精神分裂症诊治进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07/3/29 来源:本站 浏览:次 字号:

精神分裂症病理生理概述

       尽管在100年前就已描述了精神分裂症,它潜在的病理生理机制仍然不清楚。家系研究、双生子和寄养子研究肯定了遗传因素的作用,连锁分析确定了与之相关的几个染色体位点。尽管目前还没有确定候选基因,但有证据表明精神分裂症与5个多巴胺受体亚型(D1-D5)的突变都有关。
       其它方面的研究发现了精神分裂症脑结构的形态学变化,如脑室扩大与大脑体积(皮层和海马区域)的下降。相应地在微观领域,神经元的数目、大小、分布和连接方面的改变与精神分裂症有关。除了这些大脑构造方面的变化,精神分裂症还存在神经递质和受体活性方面的问题。
              多巴胺的作用  
              5-羟色胺的作用  
              其它神经递质的作用
 
现行的抗精神病治疗 

       从1952年氯丙嗪的发现至今,抗精神病治疗的发展与精神分裂症多巴胺假说的发展相辅相成。经典和非典型抗精神病药都是D2受体的拮抗剂,这被认为是它们对精神分裂症阳性症状疗效的依据。最近,对神经递质系统的深入了解提示了其它递质系统,如5-羟色胺的价值,因此已经正在开发新型的抗精神病药。
       1 经典抗精神病药
       经典抗精神病药的临床疗效可能来自对D2受体的高亲和性与拮抗作用。经典抗精神病药对精神分裂症的阳性症状有效,而对阴性症状和认知损害的作用有限。这与其D2受体的拮抗作用一致,它们减弱中脑边缘通路(与阳性症状有关)多巴胺的过度活动,但对多巴胺活动已经降低的中脑皮层通路(与阴性症状和部分认知缺陷有关)几乎没有任何治疗作用。
       在治疗剂量的经典抗精神病药引起EPS的可能性较高。这些副作用与药物对黑质纹状体通路多巴胺受体的拮抗功能有关:多巴胺功能的减弱导致乙酰胆碱活动的相对增加,引起运动障碍的出现(帕金森样症状、肌张力障碍和静坐不能)。长期使用经典抗精神病药还可以引起迟发性运动障碍。其病理生理机制不明,但可能与长期多巴胺受体阻断后突触后受体的上调引起黑质纹状体通路突触后的多巴胺受体超敏有关。
       经典抗精神病药的多巴胺拮抗作用也通过结节漏斗通路影响泌乳素的分泌,使其升高。这与患者(男性和女性)性功能的障碍有关。
       2 非典型抗精神病药
       非典型抗精神病药与经典抗精神病药一样也是D2受体拮抗剂。但是它们EPS的发生率低,且与其它许多受体有结合。


两种抗精神病药的差异

       部分激动剂:新的治疗途径    
       尽管精神分裂症与不同多巴胺通路过度活动和活动低下状态的混合有关,所有的抗精神病药(经典和非典型)都是完全的D2受体拮抗剂。另外,针对特定多巴胺通路的拮抗作用可以导致许多副作用,如:EPS、泌乳素增高、阴性症状和认知症状的恶化。这样,某种在不同生理状态下可以以不同的方式改变多巴胺神经传递的药物可以同时具有治疗和安全性两方面的优点。而部分激动剂正具有这样的能力。
       1 部分激动活性
       作用于受体时,部分激动剂药物分子产生的作用介于激动和拮抗之间。完全激动剂与受体结合后刺激神经传导,产生相应的生物效应。而拮抗剂与受体结合后,将阻断内源性神经递质的作用,还可以阻断外源性激动剂的作用,但在缺乏激动剂的情况下,拮抗剂本身没有内在的活性。
       与完全激动剂比,部分激动剂的内在活性较小,因此与受体结合时不会产生像完全激动剂一样的生物学效应。因此,取决于内源性配体(自然的神经递质是完全激动剂)的情况,它们可能发挥出激动剂或拮抗剂的作用。比如在缺乏完全激动剂时,部分激动剂与受体结合,可以产生功能性激动剂的作用(图4)。由于内在活性较低,这种作用比完全激动剂产生的作用弱。而存在完全激动剂时,部分激动剂产生功能性拮抗作用,与受体结合削弱完全激动剂产生的效应(图4)。因此,部分激动剂可以治疗与神经递质水平存在缺陷或神经递质水平过度相关的病理状态,故可能成为精神分裂症治疗的一种方式。 
       部分激动剂的作用机制。取决于系统内完全激动剂的水平,部分激动剂可以表现出激动剂或拮抗剂的效果。
       部分激动剂不同的功能活动受其内在活性、受体亲和力和内源性神经递质水平的影响。内在活性高的药物的效果与完全激动剂类似,而低活性的效果则与拮抗剂类似。受体亲和力低使受体结合不足,不管是功能性的激动剂还是拮抗剂,效果都不理想,因此“理想”的部分激动剂必须具有高的受体亲和力。
       2 部分激动剂治疗精神分裂症
       D2受体的部分激动剂是对精神分裂症的一种潜在或更有效的治疗手段。具有这种特性的药物在中脑边缘通路(这里多巴胺过度的活动与阳性症状有关)会产生功能性拮抗剂的作用,而在中脑皮层通路(这里多巴胺功能的下降与阴性症状和认知缺陷有关)产生功能性激动作用。另外,多巴胺部分激动剂不会像拮抗剂一样,完全阻断黑质纹状体通路和结节漏斗通路的多巴胺活动,而这两个通路分别与EPS和泌乳素水平的升高有关。
       多巴胺部分激动剂也可以通过多巴胺自受体减弱多巴胺系统的活动。与这些受体(存在于神经元末端的突触前受体和存在于神经元细胞体的胞体树突受体)结合的激动剂削弱了多巴胺的合成与释放,抑制了神经元的点燃。突触前受体高度的受体储备和胞体树突受体低度的内源性多巴胺水平,提示多巴胺部分激动剂可以对这些受体产生激动作用,削弱多巴胺的神经传递。中脑边缘系统的此类活动有助于控制精神分裂症的阳性症状。然而,由于在反复使用多巴胺激动剂后,多巴胺自受体处于下调状态,所以这一机制可能对症状没有长期的效果。
       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临床证据,但针对5-HT1A受体的部分激动剂可能改善精神分裂症患者的阴性症状、认知功能和情绪障碍。对5-HT1A受体的激动和拮抗的研究提示:部分激动剂可以同时激活突触前受体和阻断突触后受体。激活突触后受体可以引起遗忘、焦虑和睡眠障碍。相应地,对这些受体完全的拮抗作用可以减弱由于突触前受体激活产生的认知和情绪改善(抗焦虑、抗激越和可能的抗抑郁效果)。
       因此,针对多巴胺和5-羟色胺的部分激动效应在治疗精神分裂症的阴性、阳性和认知症状方面可以具有疗效,并且不会具有与受体完全阻断相关的EPS和泌乳素水平升高这些副作用。
                
多巴胺部分激动剂治疗精神分裂症的实践经验

       1 早期经验 
       多巴胺部分激动剂的抗精神病效果的早期证据来自于两个使用(-)-3PPP(丙克拉莫)治疗精神分裂症的研究。在两个研究中,患者用药一周后与使用安慰剂时比,在阳性和阴性症状方面都有显著性改善。但是,在第二和第三周,症状改善不明显,与安慰剂比没有显著性差异。作者认为药物内在活性与剂量上的变化造成了治疗效果的短暂。这种观点得到了预实验的支持,当时丙克拉莫合并了一种多巴胺拮抗剂,减弱了丙克拉莫的内在活性,延长了它的抗精神病效果。
       在小的临床实验里,两种多巴胺部分激动剂特麦角脲和SDZ-208912也有抗精神病效果。11名精神分裂症患者在使用特麦角脲后改善了阴性症状。而SDZ-208912可以改善阳性症状,但效果受到其内在活性低的限制。
       2 阿立哌唑
       具有D2和5-HT1A双重部分激动作用的阿立哌唑的发展证实了部分激动剂对精神分裂症的治疗价值。与安慰剂比,阿立哌唑对阳性和阴性症状更有效,这种效果与氟哌啶醇和利培酮相似(详见后)。另外其副作用和耐受性较好,引起泌乳素水平升高和EPS的可能性较小。
       阿立哌唑于2002年在美国和墨西哥被批准治疗精神分裂症。现在已在波多黎各、秘鲁、巴西、韩国、哥伦比亚和澳大利亚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在许多其他国家正在审批中。它是第一个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的非完全的D2受体拮抗剂,现在正准备用于其他精神科疾病如双相情感障碍和阿尔采默病相关的精神障碍。

基础研究数据

       阿立哌唑对D2和5-HT1A受体的部分激动效应的证据来自于离体受体研究和动物模型研究。
       大鼠纹状体膜和垂体前叶切片上的D2受体离体研究发现合并使用阿立哌唑和D2激动剂可以减弱激动作用。因此,在上面两种情况下存在多巴胺激动剂时,阿立哌唑可以发挥拮抗作用。
       在一个使用C-6神经胶质瘤细胞上克隆表达的大鼠D2受体的研究中,D2受体与多巴胺(即:完全激动剂)的结合可以抑制由去甲肾上腺素导致的环腺苷酸(cAMP)合成增加。在没有多巴胺的情况下,阿立哌唑可以剂量依赖性地抑制去甲肾上腺素导致的cAMP合成,但其活性比有多巴胺时低。使用中国仓鼠卵巢细胞(CHO)上克隆的人D2受体的研究得到了相似的结果。因此,在缺乏多巴胺激动剂的情况下,阿立哌唑显示了激动剂的效果。
       使用精神分裂症动物模型的在体研究也显示了阿立哌唑对D2受体的部分激动剂效果。阿立哌唑抑制了大鼠的刻板行为,增加了多巴胺激动剂阿朴吗啡引起的大鼠的行动,提示在这个高多巴胺活性模型中阿立哌唑具有的功能性拮抗作用。相应地,在低多巴胺活性模型(使用了利血平的大鼠和小鼠)中阿立哌唑显示出对D2自受体的激动作用。使用阿立哌唑可以抑制利血平诱导的前脑区域的多巴(DOPA、二羟基苯丙氨酸)的蓄积。
       对5-HT1A受体阿立哌唑也显示了部分激动作用。在CHO细胞上表达的克隆人体5-HT1A受体离体实验里,使用[35S]GTPγS结合测定来测量5-HT1A受体的活动。在[35S]GTPγS结合时5-羟色胺出现剂量相关的增加。使用阿立哌唑刺激了[35S]GTPγS的结合,最大效果可以达到5-羟色胺的68%。在使用5-羟色胺拮抗剂时,5-羟色胺和阿立哌唑的效果都消失了。
       基础研究显示,与非典型抗精神病药一样,阿立哌唑对5-HT2A受体存在拮抗作用。阿立哌唑可以阻断大鼠P11细胞中5-羟色胺介导的钙离子浓度的升高,这是一个5-HT2A效应。
       在克隆的人类受体研究中,阿立哌唑对D2、5-HT1A和5-HT2A受体的亲和力都高。在克隆的多巴胺受体研究中,尽管阿立哌唑对受体的内在活性较低,其对D2受体的亲和力(抑制常数[Ki]=0.34nmol/l)仍比多巴胺(Ki=17nmol/l)强,提示其D2部分激动活动所需的受体亲和力是足够的。对于克隆的人D3受体,阿立哌唑亲和力较高且具备部分激动效果。
       阿立哌唑对其他的多巴胺和5-羟色胺受体亚型有不同的亲和力。使用同样的分析系统,多巴胺的对D1受体的亲和力为891nmol/l,对D4受体为27nmol/l,对D5受体为257nmol/l,与以前报告的数据一致。而多巴胺对D3受体的Ki值为5-50nmol/l。

   效       能
       阿立哌唑的抗精神病效能已经在一系列精神分裂症患者的临床对照研究中得到了展示。对于急性发作的、慢性的或稳定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与经典和非典型抗精神病药比,阿立哌唑对阴性和阳性症状的疗效是相似的。
       短期效能
       两个重要的短期(4周),III期临床多中心研究比较了精神分裂症急性发作期和分裂情感障碍患者中两种不同剂量的阿立哌唑与安慰剂的效果。两个研究都使用了另外一个对照组:氟哌啶醇或利培酮以明确抗精神病治疗对这些患者的效果。但是没有直接比较它们与阿立哌唑的效果。
       在一个研究中,414名患者均匀地随机分配到阿立哌唑组(15或30mg/日)、氟哌啶醇组(10mg/日)或安慰剂组。使用PANSS总分、PANSS阳性症状分、BPRS总分、CGI、CGI-S和CGI-I分衡量,与开始治疗时比,两种剂量的阿立哌唑的治疗效果都比安慰剂好。使用PANSS阴性症状量表衡量,阿立哌唑15mg组比安慰剂对阴性症状效果好。两种剂量的阿立哌唑起效都快,与安慰剂的差异在第二周就比较明显。从基线开始,氟哌啶醇与安慰剂比,各个指标的好转都比较明显,且这种差异与阿立哌唑和安慰剂间的差异相似。
       在第二个研究中,400多名患者随机分配到阿立哌唑20mg/日、30mg/日、利培酮6mg/日和安慰剂组。与安慰剂比,两个剂量的阿立哌唑组效果均好。阿立哌唑比安慰剂的有效率高,且疗效上的差异在第一周就显著性。利培酮组比安慰剂效果也好,且这种优势与阿立哌唑相似。
       在一个为期8周的多中心研究中,311名慢性的稳定期精神分裂症患者接受了至少一个月的非典型抗精神病药治疗后,换用阿立哌唑,其PANSS总分,阴性分量表和阳性分量表的分值均得到改善。
       一项短期对照研究也显示了阿立哌唑对精神分裂症的效能。4个固定剂量的阿立哌唑短期研究的数据汇总后进行分析。除了2mg/日组外,其他各组的抗精神病效果都比安慰剂好。阿立哌唑对阳性和阴性症状效果均好且起效快,在开始治疗的头一周就可以发现治疗的效果,这种效果一直维持到整个研究过程。

长   期   效    果

       有两个关于阿立哌唑长期效果的多中心对照研究。有一个涉及310名慢性和稳定性精神分裂症患者的26周预防复发的研究。这些患者的病程至少2年,且持续接受治疗,在入组前3个月症状没有明显的改善或恶化。研究表明,使用阿立哌唑15mg/日的患者比安慰剂组的复发时间明显延长。在随访期内,使用阿立哌唑的患者的复发人数比使用安慰剂者明显低(34%对57%),阿立哌唑组的复发的相对危险度为0.50。在研究结束时,阿立哌唑在PANSS总分,PANSS阳性量表总分,CGI-I和CGI-S分方面都优于安慰剂,从第六周开始,阿立哌唑的PANSS总分和阳性量表总分就比安慰剂好。
       一项为期52周的急性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研究比较了阿立哌唑(n=861)和氟哌啶醇(n=433)的初始疗效和疗效的维持。在治疗的第8、26、52周时,阿立哌唑比氟哌啶醇组的患者继续接受治疗和治疗有效者的比例高。两个组的PANSS总分、PANSS阳性量表总分、CGI分从开始治疗时就没有显著性差异。但是阿立哌唑比氟哌啶醇,在第26和52周时阴性症状和抑郁症状改善更明显。阿立哌唑比氟哌啶醇这种经典抗精神病药在治疗阴性症状和抑郁症状时体现的明显的优势,与其对多巴胺系统的部分激动和稳定作用是一致的。

 神  经  认  知  效  果

       有一项为期26周的研究比较了阿立哌唑与奥氮平对慢性稳定的精神分裂症和分裂情感障碍患者神经认知功能的影响。通过因子分析把所有神经认知测验归纳为三类:二次语言记忆、总体认知功能和操作功能。两组患者在治疗8周后在总体认知功能方面均有显著进步,在第26周时进步接近显著。在各个时间点,阿立哌唑与奥氮平在操作功能方面均比治疗前有显著进步。另外,在第8和第26周时,阿立哌唑在继发性语言记忆方面的改善优于奥氮平。
       阿立哌唑在神经认知方面的疗效与其作用机理是一致的。中脑皮层多巴胺激动作用在特定区域可以增强多巴胺的活动,而该区域多巴胺功能的降低与认知损害相关。阿立哌唑也可以部分激活与认知改善相关的5-HT1A受体的功能。

安  全  性  与  耐  受  性

       治疗的安全性和耐受性是精神分裂症治疗方面一个重要的问题,而多巴胺部分激动剂在此方面有突出的优势。另外,多巴胺部分激动剂可以防止黑质纹状体通路和结节漏斗通路的阻断,可以避免经典抗精神病药引起的EPS和泌乳素的升高。

锥  体  外  系  症  状

       对阿立哌唑的短期和长期研究发现其发生EPS可能性较低。
       对五个阿立哌唑安全性和耐受性的短期研究的汇总分析总共纳入了926名患者,结果显示阿立哌唑组与安慰剂组间EPS相关的副作用发生率是相似的(21.1%和19.4%)。而氟哌啶醇组(43.5%)则比安慰剂组显著增加。在这个研究中,分别使用了Simpson-Angus量表(SAS)、异常不自主运动量表(AIMS)和Barnes静坐不能量表(BAS)来客观评价帕金森样症状、静坐不能和肌张力障碍。结果表明:阿立哌唑从基线开始其AIMS和SAS分值的改善就优于安慰剂组。而阿立哌唑组BAS分的改变不明显且不具有量效关系。与安慰剂比,氟哌啶醇的SAS和BAS分均有增加。但没有直接比较阿立哌唑和氟哌啶醇的作用。
       长期研究也显示了阿立哌唑引起EPS的可能性低。在阿立哌唑治疗组,SAS、AIMS和BAS分均提高而氟哌啶醇组没有变化。在这个为期52周的研究中,氟哌啶醇组有一例迟发性运动障碍而阿立哌唑组没有报告。而在为期26周的研究中没有发现迟发性运动障碍。

泌  乳  素  水  平

       在短期和长期的临床研究中,阿立哌唑不引起血清泌乳素的升高,相反治疗期间平均泌乳素水平反而会下降。另外在既往抗精神病治疗后出现泌乳素升高的患者,使用阿立哌唑6周后泌乳素会下降到正常范围,且一直维持到26周研究完成时。

 其  他  副  作  用

       对临床试验其他安全性参数的回顾发现,总体而言阿立哌唑的安全性和耐受性较好。而这两点与患者的治疗依从性和健康质量与生活质量密切相关。
       短期研究汇总的副作用数据表明阿立哌唑的耐受性较好。阿立哌唑组报告有头痛、失眠、激越和焦虑,这些副作用也见于利培酮、氟哌啶醇和安慰剂组。阿立哌唑组副作用的发生率与安慰剂组相似。与氟哌啶醇组比,阿立哌唑组的静坐不能、嗜睡和锥体外系症状的发生率较低;与利培酮组比,阿立哌唑组的静坐不能、嗜睡和心动过速的发生率较低。而恶心和呕吐发生率在阿立哌唑组与氟哌啶醇组间没有区别。进一步对阿立哌唑副作用的分析发现只有嗜睡存在可能的量效关系。阿立哌唑总体的副作用发生率与安慰剂相似而低于氟哌啶醇和利培酮。
       阿立哌唑的副作用与患者的年龄、性别和种族无关。在长期研究中,没有证据表明长期(长到52周)使用阿立哌唑会引起新发的和迟发的副作用。相反,在此期间内,副作用的出现率保持稳定或下降。
       抗精神病药治疗引起的体重增加最近得到了特别的关注,并且成为治疗依从性差的重要原因。过度的体重增加可能会增加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相关的致病率和死亡率。阿立哌唑治疗引起的平均体重改变非常低。短期研究显示:汇总数据的平均体重增加为0.68kg,而在第26周和第52周时,平均的改变分别为-1.26kg和+1.05kg。从奥氮平或利培酮换为阿立哌唑的患者,体重的下降很明显。另外,短期和长期研究表明,使用阿立哌唑的患者其平均QTc间期的缩短与安慰剂相似。血浆葡萄糖和脂类的分析表明:阿立哌唑的使用与这些参数相关的副作用无关。
       总之,短期和长期临床研究的数据表明阿立哌唑的安全性和耐受性良好。其EPS和高泌乳素血症发生率较低与其多巴胺部分激动有关。另外,阿立哌唑在体重增加、嗜睡、QTc间期延长、血糖血脂异常方面的危险性低。这些优势的原因是来自于阿立哌唑独特的受体结合作用还是部分激动剂或多巴胺部分激动剂的共同特性尚不明确。

开发中的其他多巴胺部分激动剂

       目前针对精神分裂症正在开发其他的D2受体部分激动剂。
       现在正在进行III期实验的比非普朗诺(DU-127090)具有D2和5-HT1A的部分激动作用,可以作为多巴胺部分激动剂。在受体结合的研究中,比非普朗诺对D2(Ki=3.2nmol/l)和5-HT1A(Ki=10.0nmol/l)受体的亲和力都比较高。同时它对克隆的人D3(Ki=0.6nmol/l)和D4(Ki=1.6nmol/l)受体的亲和力高,但对5-HT2A和5-HT2C受体、α1-和α2-肾上腺素受体、毒蕈碱受体和组胺能受体没有实际的作用。
       比非普朗诺在一系列基础研究中显示出其D2的部分激动作用。在一个离体大鼠纹状体脑片的钾离子诱导多巴胺释放实验中,在高水平的内源性多巴胺存在的条件下,比非普朗诺对突触前D2受体显示了潜在的拮抗作用。相似的,在克隆了人D2受体的CHO细胞上,比非普朗诺降低了由于多巴胺完全激动剂喹吡罗引起的腺苷酸环化活动。在缺乏多巴胺激动剂的情况下,比非普朗诺显示出激动D2的作用,但其作用比喹吡罗低(28%)。
       大鼠的在体实验也显示了比非普朗诺的D2部分激动作用。微量渗析发现在伏核区域,比非普朗诺降低了胞外多巴胺水平,这与其D2受体的部分激动作用一致。在纹状体,比非普朗诺可以引起剂量相关的左旋多巴的增加,继而抑制芳香脱羧酶化反应,这说明它具有D2自受体的阻断作用,尽管与氟哌啶醇比,这种作用较低。
       比非普朗诺具有对CHO细胞上克隆的人5-HT1A受体的部分激动作用。在体生化分析测量了胞外的5-HT和5-羟色氨酸水平,揭示比非普朗诺具有对5-HT1A受体的部分激动作用。
       在精神分裂症的动物模型里,比非普朗诺显示出抗精神病作用,像氟哌啶醇一样可以抑制大鼠的条件性回避反射,拮抗小鼠阿朴吗啡诱导的攀爬反应。这两种作用均可能与拮抗D2受体的作用有关。另外,比非普朗诺在大鼠模型中存在抗抑郁和抗焦虑的作用。与氟哌啶醇比,比非普朗诺引起大鼠木僵的可能性极小,在悬猴中引起帕金森样症状和张力障碍的效应较弱。另外在帕金森病的灵长类动物模型中比非普朗诺还具有抗帕金森病的作用,提示其EPS的发生可能性低。
       迄今为止,比非普朗诺的临床研究只有一个6名健康男性志愿者的开放性队列研究,使用PET研究D2受体的占据程度。结果发现使用比非普朗诺后除了泌乳素水平降低外,没有出现有临床意义的ECG、生命体征和实验室改变。使用单剂10mg的比非普朗诺2小时后受体占有率为90%,24小时后为79%。刚刚完成了一个与安慰剂对照的比非普朗诺疗效研究,但结果尚未发表。

多巴胺部分激动剂:抗精神病治疗的进步?

       基于对精神分裂症及其治疗目标的理解,多巴胺部分激动剂可能的临床效能得到了阿立哌唑临床应用的验证。阿立哌唑在治疗精神分裂症症状方面具有与经典和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相似的疗效,并且避免了第一代药物的EPS和高泌乳素血症的副作用,避免了第二代药物的体重增加和代谢紊乱的副作用,从而提高了依从性。 
       对受体系统的稳定作用在多巴胺方面表现得比较突出,其对D2受体的部分激动作用保证了它可以治疗不同脑区多巴胺功能的亢进或低下。因此,阿立哌唑可以治疗由于中脑边缘通路多巴胺功能亢进引起的阳性症状,又可以治疗中脑皮层通路功能低下相关的阴性症状。所以,多巴胺部分激动剂代表了抗精神病治疗方面的进步。它在局部神经递质层面调节神经递质活动,而不只是像完全激动剂或拮抗剂那样简单的“开/关”作用。另外它尽量减少了在特定递质通路上不恰当的拮抗作用引起的EPS。
       这种精细、动态的抗精神病作用是对精神分裂症病理心理多系统的“调谐”。不同的递质系统,如多巴胺、5-羟色胺和谷氨酸能受体,都对精神分裂症有一定的影响。现在还不清楚这些递质系统之间的相互连接与精神分裂症之间的关系,但药物可以直接或者间接地调节这些所有的递质。
       基于阿立哌唑的临床数据,多巴胺部分激动剂对精神分裂症患者提供了一种有效和耐受性较好的治疗方案。阿立哌唑迅速而持续地起效,同时可以改善一些认知功能。阿立哌唑治疗的耐受性高,EPS与高泌乳素血症的发生率较低。另外,阿立哌唑的其他副作用(如体重增加、镇静和QTc间期延长)较低,且不影响糖和脂代谢水平。综上所述,以阿立哌唑为代表的多巴胺部分激动剂,是对现行治疗手段的重要补充。


 

联系我们版权申明中心党建办公OA专家答疑人才招聘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 版权所有 渝ICP备案09009012号 技术支持:讯迈科技
本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未经授权请勿复制及转载

中心官方微信二维码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金紫山院区 Email:cqjwzx@sina.com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紫山102号 邮编:401147
电话:67511695 传真:67501605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歌乐山院区
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歌乐山矿山坡51号 邮编:400036
电话:65504118 传真:65506900
重庆市医学心理咨询中心 Email:jwzxf2008@sina.com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龙溪镇花卉西四路25号 邮编:401147
电话:6707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