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科研交流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交流 > 卫生教育 > 正文

西方精神病学发展史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6/2/5 来源:本站 浏览:次 字号:


 

作为一名精神科医师,应当了解精神病学发展史,这有助于我们学习精神病学并充分了解精神病学的意义,本文简单梳理了西方精神病学的发展史。

精神病学(psychiatria)一词,源于希腊语,psyche即精神、灵魂,iatria则为治疗之意,即精神病学是“治疗灵魂的疾病的意思。

纵观西方精神病学,其发展大致可分为为五个阶段:古代文明、中世纪、文艺复兴、近代及现当代。


1.古代文明

古希腊的精神病学之父——希波克拉底,首先提出了精神病的体液病理学说,即血液、黏液、黄胆汁和黑胆汁构成人体基本体液。四种体液平衡则为健康,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失衡,人就会生病。如当时就认为,抑郁症就是由于过多的黑胆汁进入脑内,破坏了脑的活动所引起的。精神病的体液病理学说打破传统观念,认为疾病的产生是有据可循的,不再盲目相信疾病是神圣的。同时他也提出脑是思维活动的器官,通过大脑,我们可以进行思维活动,可以产生情绪,如喜、怒、哀、乐等,也可以感观世界等等。

由于当时古希腊的宗教信仰根深蒂固于人们的日常生活和思维中,所以不可避免的,医学思想是受很多非理性的因素影响,如宗教信仰、神庙学派;波克拉底学派的医生与神庙医学派的医生处于竞争状态,但并非是两个对立的流派,当时希波克拉底学派的医生会使用一些神庙学派医生的治疗疾病的方法来治疗精神疾病,如献祭、向神祈愿等,取得了一定的效果,这都不能用当时的病理学说去解释,充分说明了希波克拉底学派的医学并非理性取代魔术-神秘主义的医疗方式, 治疗精神疾病掺杂着很多神庙学的色彩;由于对医学的认识有限,精神疾病并不能完全脱离神学的治疗方式。


2.中世纪

希波克拉底学派的医学观给当时的医生带来了思想上的巨大冲击,让人们不断的探索新的知识领域,重新思考精神疾病,这给精神病患者带来了福音,但好景不长。

公元3世纪后,古罗马文化逐渐衰落,宗教和神学为当时的主流思想,从此西欧医学出现了严重的退步。精神病患者的处境可谓是苦不堪言,他们被视为魔鬼附体、异教徒或女巫,完全丧失人的基本权利,因而被迫送进寺院、收容所等,一些没有医学知识的人采用祷告、符咒、驱鬼等方法为他们治病;有危险和攻击性的精神病患者将受到严酷的约束:被戴上手铐、脚镣,有的被捆绑,甚至被关入兽笼。有些收容甚至做出一些丧尽天良的事情,以营利为目的兜售门票,把精神病患者当成“另类”,让他们表演杂技、舞蹈等来取悦所谓的“正常人”。

到了中世纪末叶,受当时宗教和神学的排挤,医学科学不但没有前进,反而被人们摒弃和倒退;特殊的社会背景及有限的医学知识让精神病患者受尽了折磨,他们不得不接受非人能承受的“治疗”手段,当时认为精神病患者是被魔鬼附体,为了拯救他们的灵魂,就得惩罚他们的肉体,所以惩罚成为“治疗”精神病人的主要手段;如他们的躯体被烙铁烧炙、舌头被长针穿刺、烧死、勒死、砍头、活埋等。这也成为精神病学史上一个黑暗的时代。


3.文艺复兴

在文艺复兴时期,大量新的思想不断涌出,精神病人的处境得到了改善。米歇尔·福柯作为当时精神病学先进思想的代表人,在他看来 , 一个人的身体内并不存在一种本质的自然疾病-精神分裂症,一个人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是被精神分裂症化了。驱逐和禁闭成为了主要的治疗手段,欧洲各城市的市政当局都企图把精神病人遣送出自己的管界,一些城市聚集了大量的精神病人,其中相当多的是被商人和水手从其他地方带来的。如1656年出现的巴黎总医院和著名的伦敦贝斯冷医院,采取强制方式将那些“行乞和游手好闲者”囚困在高墙之内,对待他们的手段是残酷的监禁,根本没有任何的医学治疗,有些病人还是在接受肉体的惩罚,被当着“另类”观赏,只不过不再受烧死、勒死、砍头、活埋等治疗手段的残害,但是还是没有被科学的管理及治疗。但福柯认为驱逐和禁闭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对精神疾病的治疗主要是治疗者用自己高尚的人格去感化病人,最关键的东西是治疗者的道德权威。微薄的力量虽可引起清波,但不足引出壮阔的波澜,无助的呐喊需要社会的重视才能形成效应,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在不停的努力,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工业革命。


4.近代

17世纪以后,工业革命高涨,资产阶级兴起,科学有了很大进步,医学逐渐摆脱了神学的束缚。18世纪的西欧对精神病学来说是一个转折点,以法、德为代表,精神病学得到了科学的认识,精神病被看作是一类需要治疗的疾病,精神病人是社会上的成员。

18世纪法国大革命后,比奈尔是第一个被任命为疯人院院长的医生,他提出解除病人的枷锁、以人道主义态度对待精神病人,把疯人院”成功变成医院。

19世纪是德国精神病学的黄金时期,在此期间,德国精神病学在世界范围内占据优势地位;在这一时期,纷纷涌现出像瑞尔、赫罗斯、伯纳德等为精神病学做出巨大贡献的学者,将“收容所”改为了疗养院”,治疗方法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瑞尔曾经提出,适宜的食物,充足的睡眠,适当的晒太阳、工疗都是治疗的重要方法,有助于病情的好转;瑞尔提出的工疗被当时很多精神病收容所采纳,其本质就是通过再学习和再教育来使患者增强自我认识,从而达到康复的目的。尽管如此,他也提出了电击、浸水或在患者的手心滴热的石蜡等不人道的治疗方法。如爱伯巴克修道院是 19 世纪上半叶德国最先进的精神病收容所之一,以自始至终实践人道的精神疗法而著称。

为了得到医学共同体的认可,精神病学就必须遵循为现代医学所推崇的经验主义方法,于是生理学模式自然就被抬到至高无上的位置上了。尽管生理学模式的精神病学无助于治疗 ,但它在大脑科学和神经生理学理论方面的确做出了巨大贡献。这场“精神病科学化运动”的领军人物就是一直致力于心理现象与大脑解剖结构关系研究,里辛格认为精神病就是脑病;他还对精神病的分类做了大量的工作并创造了很多精神病学的现代术语。他的工作为精神病学融入现代医学铺平了道路,并为骨相学等伪科学敲响了丧钟。


5.现当代

现代精神病学起源于西欧,以法、德为主流。法、德学者同时奠定了精神疾病症状学、分类学,并逐步建立了精神病学体系。

精神病学家克雷丕林,被称为“现代精神病学奠基人”,他以临床观察为基础,以病因学为根据,提出了疾病分类学原则,总结了前人的观察研究的成果,确定了早发性痴呆及躁狂抑郁症和脑器质性痴呆的区别,从临床和病理解剖的观点对精神障碍进行分类,为以后的生物精神病学奠定了基础。

在治疗方面,只有传统的水疗被留了下来,道德疗法因操作简易称为收容院的首选。药物治疗主要有镇静(吗啡、鸦片等),催吐和腹泻(生物碱和巴豆油等,18世纪以后被摒弃),发热治疗(奎宁),休克治疗(早期使用卡地阿唑,20世纪初使用胰岛素)等。罗马精神病学教授切莱蒂1938年发明并推广了电休克治疗,后改良为无抽搐电休克治疗并沿用至今;1952 年,精神病学家 Delay Deniker 将氯丙嗪试用于具有狂躁表现的病人,结果这种物质表现出独特的镇静作用同时还被证明具有不影响意识的抗精神病活性,不久它就被专门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病人了。从此第一代抗精神病药物就进入了历史舞台。1958,保罗.森开发了第一个丁酰苯类药物氟呢淀醇,它是本丁酰派唆衍生物,通过修饰止痛药物哌替定的化学结构而研制成功的。同时期开发了化学结构与吩噻嗪类关系密切的硫杂嗯类。同年氯氮平在瑞士研制出来,60年代氯氮平投入临床。20世纪70年代还开发了二苯丁呢啶类的匹莫齐特和苯甲酰胺类的舒必利等。20世纪90年代,新一代抗精神病药物不断问世,包括利培酮,喹硫平,齐拉西酮、奥氮平、阿立哌唑等,2002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抗精神病药物阿立派唾上世。从此精神病学史上出现了药物治疗,改变了历史格局,精神病人得以获得科学的治疗及管理。

总结

早期精神病学发展缓慢,经过无数代人的努力和探索,精神病学成功地拥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理论。从精神障碍的神经学基础、神经生化基础、遗传学基础等,到诊断治疗,都取得了显著的成果。目前,国内外精神病学均走在更加科学、更加成熟、更加人性化的道路上。随着精神文明建设和国民文化程度的提高,精神疾病已逐渐被人们客观、科学的认识,但在偏远地区及一些经济落后的地区,精神病人尚不能得到科学的医治。精神科医师任重道远,希望通过我们的不懈努力,能使社会正确、客观、科学地认识和接受精神病学,让更多的精神疾病患者得到科学的管理及治疗。


参考文献

[1]    Brown EM. Healing the mind: A history of psychiatry from antiquity to the present [J].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the Behavioral Sciences, 1998, 34(4): 391–392.

[2]    李亚明. 19世纪的德国精神病学 [J]. 中华医史杂志, 2005, (2): 114-117.

[3]    马希权. 权力、知识和精神病学主题——福柯的视角 [J]. 医学与哲学:2006, 27(9): 46-47.

[4]    潘志华. 中西方精神病学史比较及启发 [J]. 残疾人研究, 2013, (1):59-63.

[5]    王一方. 医学,何以神圣? [J]. 中华医学杂志, 2012, 92(34): 25-26.

[6]    付春凤. 精神疾病的药物治疗史 [D]; 黑龙江中医药大学, 2014.

[7]    陈一鸣. 精神医学早期的故事 [J]. 精神医学杂志, 2011, 1): 64-6.

[8]  沈渔村. 精神病学[M].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91-2,824-825.

[9]    李靖, 程伟. 西方医学关照下的19世纪精神疾病诊治 [J]. 中国医药指南, 2009, (9):172-176.

[10]  King LJ. A Brief History of Psychiatry: Millennia Past and Present [J]. Annals of Clinical Psychiatry, 1999, 11(1): 3-12.

[11]  Alexander FG, Selesnick ST. The history of psychiatry: an evaluation of psychiatric thought and practice from prehistoric times to the present [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1966, 196(9): 806.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  精神科医师  黎娅

 

1 [2]
联系我们版权申明中心党建办公OA专家答疑人才招聘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 版权所有 渝ICP备案09009012号 技术支持:讯迈科技
本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未经授权请勿复制及转载

中心官方微信二维码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本部 Email:cqjwzx@sina.com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紫山102号 邮编:401147
电话:67500488 67511700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附属医院
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歌乐山矿山坡51号 邮编:400036
电话:65501567 传真:65506900
重庆市医学心理咨询中心 Email:jwzxf2008@sina.com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龙溪镇花卉西四路25号 邮编:401147
电话:67070707 传真:67070808